为什么简单的“对错”评判没有意义?

文/风墟

我在社群里收到一条提问,这个提问实在是太典型了,可以反映出很多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中根源性的问题。

这个提问是这样的:

“电脑不借给亲戚有错吗?

我的姐夫要借我的电脑打游戏,借的时候说的一点不客气,因为电脑是我的私人物品,我是不喜欢借给别人的,不管你是谁。

姐姐就说:我和你姐夫为你付出那么多,对你那么好,电脑都不借,你这是把我当外人看啊,看来我们不是一家人啊。

她还说我自私小气,不应该和亲戚讲道理。说我是看书看多了,被书上的道理给毒害了。

我一直强调只是单纯的不想借电脑而已,不能和别的事混淆。

但后面我意识到再说下去,只会激化矛盾,我就认错了,没办法,只能把电脑借给他了。”

我们都知道“代沟”这个词,代沟的根本形成原因,在于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由他在大约25岁之前的社会环境所塑造的。

而我国近几十年社会环境的迭代速度非常之快,所以不同时代出生的人,他们早年所经历的社会环境、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所形成的的价值观都有着极大的差别。

所以看到那条提问时,我下意识的答案是:你当然没错,电脑是你自己的私人物品,你不想借完全是合理的。

但是马上我就意识到,这是因为我是年轻人,形成的价值观中就是这样尊重个人权利的。

但如果是我父母那代人,这个问题抛给他们,他们多数会认为是提问者错了,而且在他们的价值观中的确有无数的理由可以用于去支持和证明提问者就是错的。

所以,很早之前我就在强调:对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评判”,重要的是确立评判的标准是什么,要用何种意识形态来评判。

如果意识形态是统一的,那么双方毫无疑问基本都能在对错评判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如果我们的社会没有如此急速的发展,我们这代人经历的社会环境和父辈们经历的早年环境是一样的,那么我们这代人基本也都会秉持和父母一样的价值观,认为“不借电脑”这个事件中,提问者是错的,他就是应该将电脑借给自己的亲戚。

所以看问题要抓住本质:“对错”这种评判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不同的价值观里,对错的评判标准是不一样的。

秉持着不同价值观的人,他们对于对错的认知和定义也完全是不同的,所以,其实没有必要去追求和辩论究竟谁对谁错。

许多问题表面上争的是对错,但本质上,其实是两种根本无法兼容的价值观之间的权力碰撞。

因此,无论是一个家庭也好,还是一个组织也好,这样一个群体是否和谐,其实和每一个群体成员的价值观是否一致,有着根本性的关联。

这就是为什么,想要从政就必须接受社会主义思想的学习和改造,因为一个如此庞大的社会组织,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识形态,那么根本无法进行任何有效的工作推进,而会不断的陷入意识形态冲突的内耗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扶弟魔不断的剥削自己补贴家族,把自己搞得生活拮据夫离子散也停不下来。

因为这些扶弟魔的意识形态,不是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的那种意识形态,而是从小就被父母辈不断灌输给她的那种“你是姐姐,就应该全力照顾弟弟”的意识形态牢牢地锁住了她们的大脑。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客观上我们都知道扶弟魔们非常愚蠢,但是从她们主观上而言,想要改变自己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因为这就像让你一个秉持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年轻人,去相信“个体自由神圣不可侵犯”是很难的,让你相信印度的种姓制度天生就是正确的一样艰巨。

每个人的意识形态对其自身而言,都是一个“闭环”,甚至可以说,意识形态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这个人主观上所认同的“自我”本身,所以,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意识形态是非常困难的。

为什么我要花这么多的篇幅如此啰嗦的先解释“对错不重要,不同的价值观里对错的评判标准是不同”的呢?

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从小就被教育,让我们相信存在一个“公平”的世界,在这个公平的世界中,对错是理所当然的非常重要的,错误的一方理所当然的应该主动改变自己。

我们多数人都不自觉的会有这么一种假设,相信被判定为是错误的那方就会主动认错,所以我们只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达成我们的目的了。

这种幻想虽然如此的天真,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于很多人的潜意识中。

因此我们前面所作的解释,是为了破除这一天真的幻想,令我们能够认清现实:现实的世界不都是公平的,更没有什么公认的标准能够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分出对错。

对和错也并不重要,证明了你是对了,并不会让别人就因为你对了就自动听你的,按你说的去做。

正如《让子弹飞》中小六子为了自证清白,用刀刨开肚子挖出了一碗凉粉,但是证明了自己是对的又有什么意义呢?

别人其实根本不在乎你对不对,你是不是清白的,他们要的就是利用你的这种“相信如果我是对的别人就会听我的”的天真幻想,去刺激你自证,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

证明了别人是错的,也不会让别人自认服输,让别人不再反对你。

就像这个提问,哪怕你拥有无双的辩才,把你全家人说的哑口无言,也不会有人向你认错,最终的结果只会是你说的越好,越令他们生气,最后全家人暴起把提问者给揍一顿。

那么,既然对错是不重要的,讲对错也没用了,又该怎样来理解生活中的诸多问题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要开始使用“系统”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一个人因为不借电脑给亲戚使用而被全家人反对,这是整个家庭系统的结构所导致的。

整个家庭系统除了你一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都保持着相似的价值观,你试图靠自己一个人,去和整个家庭系统的价值观去抗衡,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在一个家庭系统中,起作用的不是谁能把对错讲的更清楚,而是谁掌握着这个家庭里的“最高权力”,明白吗?

掌握家庭权力的人可以直接去贯彻他自身的意志,而和他的认知及行为的对错没有关系。

在一个充满愚孝的家庭中,一个年近90,每天胡作乱造的奶奶掌握的就是最高的权力,老奶奶的一切行为都会被儿孙接受,甚至还会被儿孙给美化。

《大明王朝1566》看过吗?嘉靖永远是对的,嘉靖就是那个“奶奶”,百官就是家里的“媳妇”,媳妇的工作就是满足奶奶的需求,并美化奶奶的形象。

一个人如果试图改造自己的家庭系统,这往往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工作。

因为能让你将自己的家庭系统改变,靠的不是争辩和说教,而是在现实层面中能够对家庭成员产生实际影响的能力。

举一个夸张的例子:譬如说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几年之后成为了年入千万的成功人士,这时候整个家族中你就是最有钱,最有见识,最能够给整个家族中的人提供各种帮助的人,此时你掌握了话语权,不需要怎样证明自己的对错,就可以在你的家庭中贯彻自身的意志。

即便你没有这么成功,哪怕你只是能够稍微获得在你家中一个比较平等的位置上,当你告诉家人:“电脑是我的私人物品,我不想借”,这句话说出去之后,其实大概率上对方就不会再继续同你说什么。

对方既然能够进一步的对你有所要求,并且在你明确表达了拒绝之后还对你做出评价和持续性的说服,这说明什么呀?

这说明在你家里所有人的心目中,你还不是一个值得他们平等的去“尊重”的人。

当然,这个尊重并不是说家里人瞧不起你,只是说他们在心理上并没有把你当成一个有自身边界的成年人去对待。

所以,在这里你就要明白,从这个事件中所反应出的你的任务是什么。

要知道,改造一个家庭系统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你也没必要进行这样的尝试。

但是,通过“斗争”来获得能被别人尊重的家庭地位,这却是有必要的,这就是你的任务。

这个提问者为什么最后服了软,还是把电脑借给了自己的亲戚呢?

那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借,就要持续的承受来自其他家庭成员所施加给他的压力。

反过来,亲戚们之所以在提问者拒绝了之后仍旧不断地提出要求,这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不会有什么能给他们带来压力或损失的后果。

“斗争”的意义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别人知道,如果你向他提了要求他不满足,你拒绝了他的要求后他不停止,他就要承受压力或损失。

你要是戏精一点,就明确告诉对方:“电脑是我的私人物品,不借,再借自杀。”然后拿把水果刀往手腕上比划。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这样的行为虽然夸张但的确是有效的。

你抛出这样一种具有爆炸性冲击的行为,等全家人来把你的刀夺掉之后,你再好声好气的和对方解释:“姐夫,姐,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我的电脑里很多我自己的私人信息,所以别说是我姐夫,其实任何人我都不会借给他的。”

你要先将别人镇住,让别人先停止“试图继续说服你”的愿望,让别人做好“听听他是怎么想的”的准备,你再去说话,这才是有用的,才能够令对方听进去。

你要是正常点,就做出生气的样子,把门一关自己闷屋里玩一个小时的手机,期间谁和你说什么都别理,一小时之后再出去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和他们谈笑风生,同样也会有效果。

关键的是要明白,不要试图和想要控制你的人陷入口舌争辩中,别人会不断的和你谈话,目的是为了说服你,而不是被你说服,就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所以,关键在于要做出终结无意义的争论,直接拒绝对方的行为。

我不知道别的咨询师们都是怎么想的,但是我鼓励斗争,我鼓励冲突,我鼓励敢于通过行动来终止别人对你的侵犯,而非通过无意义的争论。

囿于我们文化的限制,导致我们很多时候不自觉的想要息事宁人,但是掩盖矛盾,妥协的结果,是什么都不会改变。

通过斗争令别人明确的意识到:“如果侵犯你,就会导致出现他不愿意承受的后果”。

这就是“建立一个能够保护你自身的边界”的过程。

本文原链接: 为什么简单的“对错”评判没有意义?

时光旅客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eavemealone.cn/post/2

留言